阿夏

等我们攒够了六便士,就去摘月亮

【疯帽子&爱丽丝】黑珍珠与奇迹号

★ 加勒比海盗x女船长

★ 串了普叔另外两部戏,很好认

★ 他们在不同时空相遇的故事

——爱丽丝说:我看到了会讲话的兔子,看到了黑桃皇后,还有会走路的鈡!爸爸,他们都说我疯了!我是真的疯了吗?父亲附在她耳边说:告诉你个秘密,所有最棒的人都是这样的。

 

-00-


“我梦醒的时候还会记得你的。”爱丽丝说。

他迎着爱丽丝那执拗的目光,无奈地笑了笑。

“Hatter,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呢?”爱丽丝依旧执着地问。

“我也没有答案。”他说。

爱丽丝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还有困惑。

他凑到爱丽丝耳边,用轻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再见了,爱丽丝”。


-01-


“anyway,就是这些,”杰克.斯派罗船长说,“我不懂为什么连这种梦也要说出来,反正,”他挥舞了一下兰花指,“我看不出这乱七八糟的梦跟占卜有什么关系”。

“有的。”面前的吉卜赛女人面无表情的说道,她拿出一个巨大的水晶球放在桌上,“世间万物皆有因有果,此事连此世然此生连彼生,无始终而谓轮回也……”

“ok,ok,”杰克赶紧给她打住,从怀里摸出一个金币放在桌上,“你只要算出珍宝在哪里就行了,我们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最近这罗盘有点毛病……”他嘟哝着,从怀里掏出罗盘打开看了一下,指针有些神经质的乱晃着。他摇摇头又把罗盘塞了回去。

女巫瘪着嘴,拿起了那枚金币,“我一向不做赔本生意……”“假如不够,我的船员还可以代付。”杰克连忙说,“正好好久没上贡了 ”。

女巫有些狐疑地看了看杰克和他那堆同样脏兮兮的船员们,“好吧,坐下。”她拿出一个大口杯子,从身旁那顶煮着咕嘟咕嘟直冒泡的绿色粘稠液体的大锅里盛了一杯,然后duang的一声顿在杰克面前。

       所有的船员都凑上前来想看看这冒着绿色蒸汽还在翻滚的液体。杰克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女巫,可是女巫却转身去找东西,根本无暇理会他的困惑。“……well,我想这一定哪里弄错了。”杰克勉强笑着说,“你快喝了吧!”身旁的人都七嘴八舌的说,杰克只好颤抖地端起杯子,同时尽量离端着杯子的手远一些……为了不让船员质疑他们英勇无畏的船长,他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他感觉胃部好像烧开的茶壶,里面翻滚着沸水一样灼热的液体,头特别晕……耳边全是船员在喊:“船长,你没事吧?”还有女巫的尖叫:“你怎么喝了???!!!”

……

突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恍惚中,他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02-


几只乌鸦盘旋在没有光的天空,荆棘丛生在墓地的十字架旁,远处漆黑的教堂尖塔剪影上传来死亡的钟声。他被父母带着前往订婚人的家中,几天后他将与一个从没有见过的女子结婚。

失意的他在这家人的钢琴上情不自禁的弹奏了很久,才发现不知何时旁边站着一个女孩。

她看起来纤细,瘦弱,眼睛里充满了小心翼翼,他没有见过她,但是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却能肯定她是谁,同样,她在看他的时候,也颤抖了一下。

他们一起在钢琴上弹奏,两人的双手交叠又分离,音符从他们指尖流淌出来,自然而然地融合成美妙的旋律。

为了能好好的向她求婚,他一个人在夜晚漆黑的墓地里反复练习,为此还意外的召唤出一个善良纯洁的僵尸女孩,将他带到地狱。她以为他死了,被迫改嫁公爵,伤心欲绝的他决定与僵尸姑娘在一起……历经重重误会,最后他们终于举行了婚礼,僵尸女孩把她的手放在他的手里,化作无数蝴蝶飞向圆月为他们祝福。

他们携手在人间共度了一生。

“下一世,如果可以,也许一起在不那么黑暗的地方活着”。

时空翻转,沙漏回流,他瞬间又来到另外一个世界。

他是一个机器人,有着剪刀一样利刃交错的两只手。自从他的主人死后,便一个人在山顶上孤独的生活着,直到一个好心的女人意外上山,把他带了下来。他住到了女人的家里,当看到这家人的女儿时,他的眼神凝固了。

是她……

他们又见面了。

这一世的他不善言辞,但是他知道自己喜欢她头发闪耀的金色和嘴角扬起的阳光。在圣诞节的时候,他去做冰雕,削剪出的冰屑有如雪花一样漫天而下,从未见过雪的她震惊了,她在雪地里翩然起舞,雪花纷纷落在她的纤长的睫毛和指尖。

这一定是他这一生看到最美的一幕。

可是,她是有男友的,并且,非常非常不喜欢他,男友和他的兄弟们要求他去做一件坏事,他不情愿,但他相信这么做他们会喜欢他,会和他做朋友,于是他便听他们的话去做了。可是,想不到东窗事发后,他们果断的将他推出去背锅,仿佛这件事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于是他又被误会的人们赶回了山上,承受更加清冷的寂寞。

走之前,她要求他抱她一下,他何尝不想,可是他知道,自己锋利的双手会伤害她。

拿起剪刀无法拥抱你,放下剪刀无法保护你。

“下一世,如果可以,我想做一个即可以拥抱你又可以保护你的人。”


-03-


杰克猛地从梦中惊醒,四周挤满了船员们,大家都紧张的盯着他,“怎么样船长?你看到了什么?”对于这个光怪陆离的梦杰克感到十分困惑,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他响亮的打了一个嗝,空气瞬间寂静了。“所以,这究竟是什么?”杰克不满的对女巫说,“一个女孩,总是一个女孩!”船员们都瞪大了眼睛,“你看到了一个女孩?”女巫说,“那便是了,这是你想找到的东西。”“这有什么关系,我要的是珍宝的位置?”“你还不明白吗?世间万物皆有因有果,此事连此世然此生连彼生,无始终而谓轮回也……”“OK,OK,我明白了。”杰克连忙打住,开始为那枚金币感到心痛,女巫严肃地说:“既然你找了我,那应该相信我的占卜,你不能无视命运的指引。”

杰克的兰花指悬在半空中,命运?

“而且,船长先生,”女巫看着他,口气温和起来,“你应该相信自己的罗盘一些。”

待杰克从吉卜赛女人的小木屋出来,站在船头被冰凉的海风一阵猛吹后,他又开始觉得这一枚金币花的不如到佩内洛普的酒馆里来一杯朗姆酒实在了。

不过,这个坏掉的罗盘嘛……

“照着罗盘开!”船长下令道。

几天后,罗盘直勾勾指着一个路过的贸易船。

“把那个船给抢过来。”

海盗们七七八八地占领了这个叫作奇迹号的船只,还把船长押了过来。出人意料的是,船长是个金发女孩,杰克懒洋洋的抬起头来,看到她的脸后愣住了。

是她……

镜内,镜外,梦里,梦外……一切有如破碎的拼图一般一片片复原……在无数次时空的交错与命运的轮回中,他明白了一切。


-04-

杰克.斯派洛船长荡着绳子晃了过来,“well,well,想不到在我的职业生涯内还能劫持到女船长,想必这位小姐一定是疯了。”

船长小姐立刻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海盗先生,我看疯的是您才对吧,对我而言,万物都有它存在的道理,可是唯独海盗这种靠剥夺他人利益为生的职业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杰克伸出一根手指压在了爱丽丝嘴上:“那我问你,亲爱的船长小姐,你为什么选择成为船长呢?我猜应该有不少人说过像你这样的女孩应该去公司做个文员吧。”

船长小姐看起来有些恼火,她严肃地说:“是的,您猜的没错,但我不得不告诉您,不是所有的女孩都只喜欢做文员,像我就喜欢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广阔的大海,未知的远方,神秘的冒险,这一切都值得我抛下一切来到海上,希望您不要用一种眼光看待所有的女孩子。”

“您也一样,小姐,不要用一种眼光看待所有的职业,大海,远方,冒险,这些也是海盗存在并追求的意义。”

船长小姐一时无语,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这话的逻辑无懈可击,但是她立刻辩驳道:“不,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杰克扭着腰,伸出兰花指的小指指向被劫持的船:“要是说不一样的话,我只能说您这艘奇形怪状的船比起我的黑珍珠号双桅船真是相差甚远。”

听到自己的爱船被诋毁,船长小姐很是生气:“想不到常年和船打交道的海盗先生这么不识货啊,这可是本世纪最新式的蒸汽船,没有船只能比她更出色了,蒸汽发动机,每小时行驶14海里,快如海上的火箭,不知海盗先生哪里来的自信提起您那老式旧帆船呢?”

杰克毫不示弱:“黑珍珠号是加勒比海上行驶最快的船,没有船能与她相提并论,不服气的话我们可以比一下。”

“这是个好主意!”船长小姐赞同道。

“那就来比一把!”


-05-


船长小姐被放回到自己船上,两个船长都站在了自家爱船的船头,手持轮盘隔着海浪冲对方相视一笑。

船员吹响了比赛号角。

“满帆前进!”两个船长的声音同时响起。

两条船同时冲了出去,飞扬的浪花泛开大片水雾,蓝色的海面上出现两条并行的白线。

一会的功夫,双桅船就被蒸汽船甩掉好远。

船长小姐将船头调转回到黑珍珠号旁边,跳上了甲板,得意的说:“怎么样,海盗先生,现在不得不承认,还是奇迹号厉害吧?”

想不到海盗船长面无愧色:“如我所说,黑珍珠号只是加勒比海上最快的船。”

“也就是说您承认自己输了,那么,输掉的一方可要接受赢家的要求。”船长小姐眨眨眼睛,”我要求你放掉我们的船,我们是要去中国做买卖的。”

“如您所愿。”杰克说,“不过,您其实还有更好的选择的,比如……问我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的答案。”

船长小姐好像被电鳗鱼电到一样,整个人都僵住了,她难以置信的望向杰克,杰克相信她透过自己看到了更多,更多的东西。

“什么?你……你是……”

杰克取下了破毡帽,第一次认真的向船长小姐鞠了一躬。

“船长小姐,幸会,我是杰克.斯派罗,您也可以叫我麻雀船长。”

“不,你不是杰克,我想你是疯……”

船长小姐的眼睛现在像金币那么大。

“我没疯,”杰克露出狡黠的笑容,“但是我有个朋友让我给海上唯一一个女船长捎话——他说只要你不会忘记那个地下世界,那个下午茶会,那里发生的一切还有一个有点疯的做帽子的人,那么你就会在镜外世界的每一处发现他的踪迹。”

船长小姐好像丧失了说话功能。

“是的,你也曾梦到过有关僵尸,婚约,还有机器人之类的奇怪的东西,但那些都不仅仅是梦,只要你不曾忘记,那么在无尽的时空与轮回,不同的身份,不同的长相,你都将命中注定与他一次又一次的相遇。”

只要你不曾忘记。”他强调着。

船长小姐努力挤出一句话:“那么您只是,杰克……”

“杰克.斯派罗,”杰克重复着,“是的。”

船长小姐看了他很久很久,终于,她的海蓝色眼睛亮了起来,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明白了。”

她向他伸出手。

“杰克.斯派洛先生,我叫金伯利.爱丽丝,很高兴认识你。”

“请一定要加上‘船长’二字。”杰克和她握手。

“杰克船长,请你帮我转达那位朋友:我过去,现在从未忘记,将来也绝不会忘记他。

绝不。”

“一定转达。”

“那么,杰克船长,什么时候你会告诉我那个问题的答案呢?”她眨眨眼睛。

“让我想想,等到下次我劫持奇迹号的时候吧。”

爱丽丝笑了。

“你可真是狡猾,杰克船长,我猜你的生意比我们最精明的商人都做得好。”

“小姐言过其实了,上个月我们进账2000英镑,这个月只劫到8先令。”

“那太遗憾了,或许等我们从东方做完买卖回来,你会更期望和我重逢。”

他们两个都心照不宣的笑了。

“对了,杰克!”分别之后,爱丽丝又回头叫住他。

“我们刚见面时我说你疯了,虽然我没打算收回这句话,但是我现在想补充一句。

“……我爸爸说过,所有最棒的人,都有点疯!”

“用不着解释。”

杰克看着她困惑的蓝色眼睛,莞尔一笑。

“你也一样疯,船长小姐。”


-06-


已经是深夜了,双桅帆船停在码头,有醉汉在篝火旁唱起情歌,啤酒的香味溢满空气。杰克和一个老船员坐在酒馆的屋顶喝酒。

“我说,船长,大家都不明白,”老船员说,“您为什么放走了奇迹号呢?抢了那条船,我们一定能大赚一笔啊。”

杰克喝了一大口朗姆酒说:“想想看啊,老伙计,她们要去的可是东方,等到她们带着一堆金银珠宝回来,我们再抢劫她们,那才叫大赚一笔啊。”

老船员挠挠头:“这我倒是没想到,还是船长您有头脑。”

“对了,你觉得去东方这个主意怎样?”杰克看起来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老船员被啤酒呛到了:“去东方?”

“为了确保顺利劫持奇迹号,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去一趟东方。”

“可是船长,东方是很远的地方,您大概是忘了,我们这个月只赚到8先令……”

“这就要看你敢不敢冒险了,老兄,连那位勇敢的金发小姐都能航海远行,我们海盗有什么做不到呢?”

老船员困惑的看着他,虽然他们已经习惯了自家船长每一天都会冒出来一个新奇古怪的念头,可是他觉得今天的船长是真的疯了。

杰克冲他挤了挤眼睛,从屋顶跳了下去。

他放远望去靠在岸边的黑珍珠号,夜色中老帆船安详地卧在水面上,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他跳下屋顶,跑到船身边仔细检查,终于发现了异常。

在船身上印的“黑珍珠号”几个硕大的字母旁边有人又用匕首刻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

the BLACK PEARL ♡ the WANDER



————————the end———————

*黑珍珠一定比不过奇迹因为爱丽丝的船是20c的而杰克还生活在维多利亚女王的18c。。。

*因为前面几节是三年前写的,和后面可能有点不连贯但是我舍不得改_§:з)))」∠)_

*有几年没有重温海盗和爱丽丝了,所以记忆有点模糊,写出来ooc请见谅

*冷圈一时爽,产粮火葬场···

评论(5)

热度(34)